明朝亡国前,太监们真的很"忠贞"?


明朝亡国时的景象,就是一幅虐心的世态炎凉画卷:

一边是崇祯帝悲戚戚上吊,一边是文臣武将们跑的跑降的降,诸如左良玉等深受信赖的武将,纷纷躲了猫猫。

陈演、魏藻德等位高权重的文臣们,也是慌不迭的卖身投靠。参照崇祯临终前那声“诸臣误我”的悲愤呐喊,这场面,也叫多少后人不住地叹气。

不过,崇祯帝的自尽,倒还不是完全孤单,他的亲信太监王承恩,陪他走完了最后一程。

这决绝的选择,让“明末的太监”从此在历史票友间圈粉无数:看看,还是明朝的太监们最忠贞,比文臣武将们强多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明末的太监们,真有如历史爱好者认为的那样“忠贞”吗?

其实,在崇祯在位的相当长的时间里,他都认为太监们很“忠贞”。

自从登基以后,年轻的崇祯帝既见识了武将们的首鼠两端,也被文臣们的虚伪贪婪弄到抓狂,不知不觉间,他就笃定了“还是太监好”的意识。

以他崇祯八年的上谕说,就是因为这群士大夫们“负国家之恩”。所以他迫不得已,要给太监们更多的权力。

自此以后,明朝太监们的权力,那是扶摇直上。特别是在对抗八旗和镇压农民军的战场上,大批太监们走马上任,成了军队里位高权重的“监军”。

魏忠贤死后一度夹起尾巴的东厂太监们,这下也权势滔天。可士大夫们不争气,太监们就争气?

就以东厂太监来说,崇祯之所以重新重用东厂太监,就要用他们的狠劲,严抓文武官员的贪污腐败行为。

可这些被崇祯寄托了厚望的东厂太监们,自己就是蛀虫,这下大权在手,可不就是更来精神头?

而且,当时东厂的太监们连“杀伐果决”的光荣传统也没了,就会吃柿子找软的捏。

每次查到贪污腐败案,高官们他们不敢查,就会逮着小官们敲竹杠,比如翰林胡守恒就很倒霉,写文字拿了24两银子的稿费,就被东厂太监找上门,活活被敲了一千两。

如此“放老虎抓老鼠”的操作,也叫明朝末年的贪污风气越演越烈。

而那些深受崇祯信任的监军太监们,到了前线更是放手狠捞。比如在山西监军的太监阎思印,就因为大肆索贿,竟把汾阳知县逼得投井自杀。

不过,要论这些太监里“坑国”的代表,还得属崇祯皇帝的一位“宝贝疙瘩”:高起潜。

在崇祯年间的太监里,高起潜素来以“知兵”著称。靠着在崇祯眼前会来事,“知兵”的高起潜也就扶摇直上,如愿当了监军太监。

甚至有一段时间,崇祯把全国各地的监军太监都撤回,就偏留了高起潜继续带兵。是因为这位高起潜军事才能卓越?

看看他表现就知道:每次打仗,除了跑就是躲,没仗打的时候拼命捞;

报功劳的时候更有一套:总是打完了后,把战场上的死人头乱割一切,厚着脸皮当自己的功劳报上去。就这样哄的崇祯心花怒放。

而对于大明朝的亡国来说,这位高起潜太监“贡献”最大的,还不是割几个死人头,却是逼死了卢象升。

崇祯十一年清军入关侵扰,名将卢象升受命抗敌,但手握精兵的高起潜与卢象升不和,然后就故意使绊。

卢象升夜袭清军大营时,前方正浴血拼杀,高起潜在后方偷偷调走卢象升的后军,导致一场本可重创清军的奇袭功亏一篑。

随后又拼命说卢象升坏话,最后更按兵不动,干看着卢象升用五千残兵血拼数万八旗。卢象升,这位曾让李自成张献忠胆寒的大明战将,就这么被高起潜活活坑死。

参考后来李自成打进北京的一幕说,高起潜,真是立下了神助攻。

而待到明王朝大厦将倾,李自成的农民军朝着北京城进发时,高起潜们的神助攻也在继续。

这位高起潜带头跑路,先投奔了南明后降了清,成了彻头彻尾的叛徒。其他几位太监也差不离,担任监军的杜勋等人纷纷降清。

尤其是这位杜勋太监,投降了李自成还不算,北京城破前夜,他还大模大样的作为李自成的使者回到北京,厚着脸皮劝崇祯帝投降。

这个场面,隔着几百年脑补下,依然满满尴尬。

也就是在北京城破的前夜,那些昔日在崇祯帝面前毕恭毕敬,被崇祯帝当做救命稻草的太监们,也纷纷露出了真面目。

崇祯帝想发动太监们守城,结果这群太监拿走崇祯帝的银子后,就一哄而散。

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,农民军已经占领了北京外城,崇祯帝身边的太监张殷兴冲冲给崇祯帝说,皇上您别担心,等着农民军打进来您就乖乖投降,保您没事。

气的崇祯帝当头一剑,把这个倒霉太监砍的血肉模糊。

除了王承恩等少数太监们,绝大多数的太监,在崇祯帝生命的最后时刻,都不是那么“忠贞”。

待到占领北京的李自成,把北京城翻了个底朝天时,搜刮出来的白花花金银,更证明了太监们的“忠贞”:

进拷索银七千万两,侯家什三,阉人什四——明朝的“财”,都被这些太监们发了。

确实,一个上上下下烂透的大明朝,放在权力阶层里,这太监,能有多忠贞?

参考资料:顾诚《明末农民战争史》、 苗棣《崇祯皇帝传:大明亡国史》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(责任编辑:张艺文_NQ4851)